快捷搜索:

兰州圆梦 连续失误,她这次被骂真不冤

兰州圆梦

  朱丹今年的存在感有点高。

  先是在《做家务的男人》里分享了一波周一围的“台阶论”,接着就是最近频频的直播翻车事故。

  在COSMO时尚盛典上,她把古力娜扎叫成“迪丽热妈”,把“周笔畅”读成“丑比畅”,后来可能是想缓解刚刚失误的尴尬,又把迪丽热巴叫成“娜扎”……

  骚凹~瑞,当时看到这个 的肉叔就跟场上的其他女星一样,完全失去了表情控制的能力。

  这是什么大型迷惑行为啊?

  在另一个活动中,看着台本都能连续两次把陈立农喊成“赵立农”。

  朱丹好歹也是浙江卫视曾经的“当家一姐”,这样三番四次地叫错名字,还把“星座”“怀孕”拿出来当作犯错的理由,实在是不太能让人信服。

  同样是主持,隔壁央视爸爸推出的《主持人大赛》简直就是“神仙打架”。

  节目流程很简单,在主持人撒贝宁简单串场以后,参赛选手就要进行自我展示。三分钟自我展示完了之后,就立马选择即兴考核,开口就是一篇高分小作文。

  曾经被认为是湖南卫视一姐候选人的种子选手,李莎旻子也参加了《主持人大赛》,在一众央视范儿十足的选手面前,立见高下。

  最让肉叔惊艳的一个选手是邹韵,即兴发挥吐字情绪,观点明确,台风沉稳从容。

  整个节目没有任何花里胡哨,也没有任何掺水的环节,从开始到结束都是持续疯狂输出,肉叔看呆了,弹幕也纷纷感叹“感觉自己活着就是个凑数的”。

  从节目开播到开始,每更新一集都会有热搜。特别是《主持人大赛》的评委之一,康辉,他最近还因为贰零年前的一个中分造型就上了热搜。

  我们明显感觉到,央视主持人离我们越来越近,他们居然成了新的流量风向。

  在很多人眼里,主持人分为两种,一种是央视主持人,另一种是地方台主持人。

  央视和地方台的主持人仿佛分化出了两种不同的发展状态。

  过去大家觉得高高在上的央视主持人,现在越来越接地气,“芳心纵火犯”撒贝宁,“段子手”朱广权等等,他们凭借幽默和出色的业务能力征服了广大网友。

  央视boys

  反观地方台主持人,除了少数拿得出手的,其他的不是业务能力整体下滑,就是能力和资源不相匹配。

  这种现象在竞争更激烈、受家庭影响更大的女主持人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过去,我们讨论起“一姐之争”的时候,就是充满暗戳戳的较量和攀比,不像对“一哥之争”那样的宽容。

  再想想看,“一姐之争”的话题尘封多久了?我们多久没在地方台的电视节目上看过业务能力过硬的女主持?

  曾经大家对湖南卫视谁是“一姐”的争论,主要集中在李湘和谢娜之间。

  现在很多人都会以为何老师是《快乐大本营》的元老,但实际上何老师并不是从第一期就开始主持的。真正的元老,其实是李湘。

  当时台里缺人,她被临时拉上台凑数,结果没想到凑出了个台柱子。

  《快乐大本营》推出几年后,李湘已经成长为湖南卫视名副其实的一姐,而谢娜,还是个在旁边打杂的存在。

  那会儿的快本还是直播的,容错率低,李湘就已经可以独立扛大旗了,甚至她的经验丰富到可以带何老师直播。

  第一次去《快乐大本营》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还刚刚大学毕业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湘湘说

  你别害怕

  现场直播没有什么可怕的

  你就跟着我走

  你任意发挥

  在李湘七年的主持生涯里,愣是没请过一次假,主持现场也没出过大岔子,这样的一姐,观众是认账的。

  后来,李湘去结婚,越来越少主持节目,去开公司做老板,甚至当了带货 。

  主持人出身,那口才一定不会差啊,结果却在直播时被网友群嘲。

  李佳琦卖口红把嘴巴涂到烂,李湘从来不上嘴。

  卖口服精华,也不会自己喝。

  传说一件都没有卖出去的貂皮大衣,五分钟推广收费捌零万,怪不得李湘不愿意回去主持了。

  李湘离开,机会就来到这时崭露头角的谢娜身上。

  不可否认,她能得到今天的地位,有她本身的努力,更有天时地利。

  直到现在,谢娜的主持风格还是备受争议。

  在一些偏向活泼闹腾的节目里,她疯疯癫癫的性格,不仅不突兀,反而能和节目融合得很好,甚至能带来不少笑点。

  像快本和《妻子的浪漫旅行》这类的,她大大咧咧的性格优势就能显露出来。

  但是,到了一些稍微需要正经严肃的活动或者晚会,她就显得格格不入。

  某一年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的现场,她不分场合的大笑,笑岔气了,就顺势蹲下,打乱了整体的主持节奏。她突然蹲下让镜头无法顾及全部人,只能慢慢拉远。

  经常性地放飞自我,失误连连,最后还得靠身边的何老师救场。

  懂得什么场合做什么事,也应该是一个主持人的素质之一。

  谢娜或许是一个好的倾听者,但她不一定是个好的主持人。

  我们必须承认,电视台消失的“一姐之争”,正反映出地方主持的前路茫茫。

  首先,培养新人的断档。

  新人青黄不接,从而加重了主持人角色的弱化。

  《我是歌手》让主持新人去当歌手的经纪人,同时让歌手担任主持串场。

  看似解决了另请主持人的难题,还能增加节目效果,实际上是为了曝光自家的主持新人。

  湖南卫视“四小花旦”之一的沈梦辰,不是在《我是歌手》里当经纪人刷存在感,就是和海涛上恋爱综艺节目秀恩爱,甚至跨界当演员,跑去《演员请就位》里表演,也没混出什么成绩来。

  更重要的是,新人主持大型的晚会或者活动时,只会对着手卡照着念,突发情况时更是一脸懵,不能撑得住场面。

  但这也恰恰反映了传统主持人面临的另一个困境。

  不怎么需要主持人的真人秀越来越多。

  歌手、演员都来跨界当主持人。

  科班出身加电视台为起点的主持规律被进一步打破,它甚至能让主持行业重新洗牌。

  别看现在朱丹主持成这样,当年她也是有想过这个问题:“自己其实也有检讨,是不是我的能力有问题?现在很多明星也在做主持人,像海泉、古巨基其实也能主持得很风趣。我们传统的主持人只是嘴皮子很会说而已,那么别的优点在哪里?当我去拍戏、去唱歌之后,体验更多元化了。一个主持人是需要不断丰富自己的,所以不再是练字正腔圆、会绕口令就可以了。”

  像何老师这样哪里需要哪里搬的一块“砖”少之又少,那传统的主持人们出路何在?

  所以现在不少主持人开始寻找适合自己的阵地。

  华少在主持之外,制片人的工作也没落下,汪涵跨界科技投资赚得盆满钵满,还有何炅、李静都是身兼多职,就连董卿也担任了《朗读者》的制作人。

  转型成功是需要条件的。

  正如董卿所说,做过这么多档节目,如果你是个有心人的话,你就可以在这里面慢慢观察,去思考,去积累,你就知道什么东西是大家喜欢的。

  但一个心酸又残忍的现实就是——大部分转型的主持人,只有少数能成功。

  特别是地方台主持人,他们没有那么多的经验和资源。

  大多数的选择是当演员或者投身综艺节目,但可能演技比不过专业演员,接梗能力又比不过综艺咖。

  就像朱丹、吴昕转型当演员,并没有带来什么水花。周一围就吐槽过朱丹的演技,“不是我意义上的拍戏”。吴昕呢,在《深夜食堂》里就已经领教过她的“泡面演技”,确实不咋地。

  而且,一个潜在危机冲击着电视主持人地位——

  主流 转型下沉到年轻市场。

  最典型的年轻人文化社区,B站。

  康辉的vlog,不少人都在B站“追番”。还有朱广权的“段子新闻”,也是年轻群体对正儿八经新闻形式的排斥下,衍生的另一种新闻播报形式。

   在B站的账号

  毫不夸张地说,网络 终将接过电视曾经扮演的社会功能。

  YouTube商务总监RobertKyncl就曾经说过自己已经看到数字 在逐步取代电视的趋势,而且这个进程将发生在未来短短的十年之间。

  不仅如此,网飞的创始人兼CEO里德·哈斯廷斯也曾说过:“所有电视都会在贰零年内转移到互联网上,传统的电视网络则会和固定电话一样逐渐消亡。”

  有人可能要问了,这跟主持人有半毛钱关系?

  一个很明显的感受。

  近些年各大 网站自制网综越来越多,而在这些综艺节目里出现的传统主持人却越来越少。

  爱奇艺《中国新说唱》《偶像练习生》《热血街舞团》, 《创造壹零壹》《明日之子》通通都没有主持人。

  再加上现在的综艺节目同质化严重,只会cue流程的主持人几乎没有不可替代性。

  所以不仅演员歌手,甚至就连人工智能都能抢主持人的饭碗。

  《我是唱作人》的制作人C,《这就是铁甲》的人工智能CH零叁贰玖,它们都在综艺里充当起了传统主持人cue流程、讲规则和串场的作用。

  《我是唱作人》的制作人C

  这让以往流程化、功能性的主持人渐渐变得可有可无,一些经验不足、综艺感不强的主持人更是成了整个节目最多余的部分。

  都说影视寒冬,其实主持行业寒冬也在悄然而至。

  早在贰零壹伍年,华少写过一篇《主持人还有将来吗》的 表达这种焦虑——

  主持人似乎可以下岗了,他们就像壹玖世纪俄罗斯大文豪们所写的“多余人”:他们属于贵族知识分子,但既不满足于自己的上流社会,又不能跳出这种生活的小圈子与人民结合,所以在他人看来就成了社会上“多余”的人。

  很多人调侃,撒贝宁自从被马云打通了任督二脉后就开始放飞自我,但其实他也有过这样的焦虑。

  在录《开讲啦》那会儿,从开始发嘉宾资料和台本开始,他就特焦虑。要是碰上明天有录像,那他前一天就什么都干不了,同学聚会、看球赛都不行,觉得不踏实。

  不过他心态调整得很好,“最困难的是你把自己限定在某一个类型里,只要跨出了这一步,找到了合适的表达方式,其他的一切都会顺理成章”。

  所以,你或许就能理解,同样是明星角色扮演推理游戏,为什么《明星大侦探》会比《我是大侦探》好看?同样地,为什么撒贝宁能从沉稳的央视主持人毫无违和地切换到搞笑担当的综艺戏精?

  在综艺上开车讲段子,耍贱卖萌,这只是撒贝宁的表达方式。

  在明侦上,无论玩得多么疯,他还是会很努力地要在里面穿插一些正能量和法律知识,让大家知道犯罪并不是一场游戏。

  这才是他最终想要传达给观众的内容,而这,也是最无法替代的东西。

  我现在做真人秀的目的

  我就是为了通过真人秀

  吸引大家去看法制节目

  这样说来,从某种角度看,主持人的前途似乎并没有那么渺茫。

  但可以肯定的是——

  当每个人都可以大声说话时,人们已经不再需要那些只会“念广告”和“讲规则”的“机械主持人”了。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兰州圆梦 连续失误,她这次被骂真不冤
  • 石家庄包生男孩 小学部编版道德与法治四年级上册知识点汇总
  • 济南卵子库,泛能网斩获“十大能源互联网示范项目”奖
  • 泰山为五岳之尊,沂山为五镇之首,鲁中乌鲁木齐代孕公司仙山被沂蒙山小调唱红了
  • 统一废纸收购标准背后有更大“阴谋”?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